首页 > 正文
广州哪里有种眉的医院

广州种植眉毛大概多少钱,广州那家植发医院正规,广东眉毛种植哪里好,湛江市种植头发排名,头顶漩涡处头发稀少,广东省毛发种植医院,广东头发种植哪里好,广州哪里有毛发移植,头发移植有后遗症吗,广州有哪些治疗脱发医院

  原标题:为什么这种食物那么“臭”,还那么多人上瘾?看完你可能也想来一碗……

  “街边小桌配矮凳,螺蛳粉摊热腾腾;男女围坐来吃粉,汗流浃背喊爽神。”

 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有的味道,广西柳州无疑是那溢满全城的螺蛳粉味儿。嗦上一碗螺蛳粉,就能找到通往这座城市的入口。

  细白的米粉、嫩绿的青菜在滚烫的汤水里翻滚数十秒后,捞起入碗,酸笋、炸腐竹、木耳、黄花菜、花生米等一同加入,再舀一勺热辣鲜红的螺蛳汤……酸辣香浓牵着你的鼻,嗦一口粉,瞬间浸润你的唇齿舌喉,然后渗透血液,敲开每一个毛孔的大门,逼出细细密密的汗。

  如今,螺蛳粉正大踏步地“攻占”着各地食客的味蕾。互联网日均成交量超过60万包,数千家店面遍布全国,甚至还开到美国、加拿大、新加坡……

  但走红后的螺蛳粉,常常遭遇两种极端的对待。一是只闻到味道,就觉得“臭不可闻”,直接把螺蛳粉拉入“黑名单”;另一种,一吃就上瘾,三天不吃思念成疾。

  当爱上螺蛳粉的人们,在享受它的香辣酸爽时,一些人一边捂着鼻子一边问:螺蛳粉为什么如此“臭”?螺蛳粉里的螺蛳呢?

  臭还是香?

  26岁的东北人王殿阳,始终记得第一次和螺蛳粉的照面,可以用“落荒而逃”来形容。

  2011年9月,从数千公里外的吉林长春到柳州求学的王殿阳,出火车站的那一刻有点懵。潮湿、闷热的空气中,时不时有股特殊的气味飘过,难以形容但绝不是香。

  当走到学校食堂的螺蛳粉摊时,原来那股“忽明忽暗”气味正以数百倍的力量聚集在一起,不断地朝他的鼻子发起攻势。“酸笋、酸豆角等一系列食物混合在一起的味道,让我想到了臭脚丫子。”王殿阳回忆起与螺蛳粉的第一次相遇,有点狼狈。“还没敢尝,就一刻都不敢在食堂里待了,生生躲在宿舍吃了半个月的面条”。

  作为吃螺蛳粉长大的柳州年轻人时铭,从没有想过会有人觉得螺蛳粉是臭的,“超级香才对!”

 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鱼峰大转盘是柳州市的地标之一,时铭的妈妈就在这上班。因为小时候没人看管,时铭经常被妈妈带着一起上夜班,漫漫长夜,他经常哭得“昏天暗地”。直到有一天,时铭妈妈发现了可以制服他的绝招,就是下夜班后带他去巷口吃一碗螺蛳粉。

  巷子里简易的雨棚下,两张大长凳上一块木板,一个煤炉上架着一口螺蛳汤锅,八九家螺蛳粉摊就这样做起生意。他最爱的是“梁姨妈”家的螺蛳粉,因为这碗螺蛳粉,他开始期待和妈妈上夜班的日子。

  酸笋、炸腐竹、木耳煮在一锅里,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,酸笋鲜嫩厚实,原本香脆的腐竹变得入味软和,再加上用螺蛳、猪筒骨、各种香料熬制数小时的螺蛳汤,“出奇的好吃”。

  这一碗锁定时铭胃部记忆的螺蛳粉,正是坐落在柳州市谷埠路的梁氏老牌螺蛳粉店,“梁姨妈”则是老板梁秀荣。

  酸笋是招牌,螺蛳汤是灵魂!

  和柳州大多数螺蛳粉店一样,开了30年的梁氏老牌螺蛳粉店紧靠马路,没有停车位。最开始在时铭口中的巷子

  1987年,在谷埠街东一巷卖煮螺的梁秀荣,看着巷子里的同行用螺蛳汤煮粉,加上青菜、酸笋、腐竹、木耳等,就能卖4毛钱一碗,比煮螺贵两毛钱,还很多人吃。

  午饭时间,梁氏螺蛳粉店。

  于是,她也在两张长木凳上,架起一块木板,就开始卖起螺蛳粉。没有所谓的汤料秘方,米粉直接就着螺蛳汤煮,因为摊位空间小,酸笋、腐竹、木耳等配料凑成一锅。米粉煮熟后,加上配菜后,再舀上螺蛳汤,客人络绎不绝。

  随着城市的变迁,梁氏搬了四五次,担心老顾客找不到,从未搬离谷埠街附近。2000年,梁氏安定在谷埠路后,再也没搬过,原来在巷子里的螺蛳粉摊只剩下它这一家。

  冬日的中午,到梁氏吃粉的人,已从领粉口排到了门店外的人行道上,店里七八张四人桌,坐满了大口嗦粉的食客。墙上贴着价目表,螺蛳粉、各式卤菜、饮料等,都明码标价。

  煮粉间里,白细的米粉和空心菜在煮粉锅里翻滚;漂浮着豆腐泡的螺蛳汤锅热气腾腾,拿着勺子在锅里搅动一番,发出螺蛳和锅碰撞的“哗啦哗啦”声。酸笋、腐竹、木耳混成一锅的配菜,花生米、卤蛋、煎蛋、鸭脚、香肠,整齐地码放着。

  “多菜少粉”

  “这碗加鸭脚”

  “多要点酸笋”

  ……

  63岁的梁秀荣把锅里的米粉、青菜捞起,舀一勺酸笋、腐竹、木耳和花生米,最后淋上一勺螺蛳汤,约一分钟时间,一碗螺蛳粉搞定。想加辣椒油、酸豆角、酸萝卜、葱花的,可以在旁边的小桌自取。

  冒着热气的螺蛳粉端上桌,夹起米粉嗦进嘴里,浓郁的螺蛳味,渗透到每一根米粉中。再吃一口酸笋,发酵后特有的酸爽劲儿,让人欲罢不能。

  “30年了,只有这家我会经常来吃,别家就是‘一锤子买卖’,再也不想回头。”66岁的老刘说,吃一次就能辨认出,哪家汤是用螺蛳熬的、酸笋是传统方法腌制的,哪家的汤是用调味品勾兑的、酸笋是工业化生产的。

  从早上7点,开到次日凌晨两点,每天卖出数百碗粉,用几十斤螺蛳熬汤。如果说螺蛳汤让不同的店拥有不同灵魂,酸笋就是一碗螺蛳粉的招牌,没有酸笋称不上一碗完美的螺蛳粉。

  和螺蛳粉打了30年交道的梁秀荣,每天清晨六七点到店里,卖粉、熬汤、制作各种配菜。那么多年,熬了多少锅汤、煮了多少碗粉,根本说不清。如今,不用尝味道,只要看汤色就知道这锅汤咸了还是淡了。

  随着越来越多人做起了螺蛳粉的生意,酸豆角、酸萝卜等一些小菜,层出不穷。在梁秀荣看来,加了这些都不是最初螺蛳粉的味道,她坚持把小菜放在煮粉间外,让食客自己选择。

  已经63岁的梁秀荣,一个人管着店,请了六七个工人帮忙。“卖螺蛳粉很辛苦,年纪虽然大了,但是不做又舍不得,孩子也有自己的事业。”

  梁秀荣正在给客人打粉。

  几天不吃,特别想念!

  起初躲在宿舍吃了半个月面条的王殿阳,最后还是被螺蛳粉给“俘获”了。不要酸笋、不要酸豆角、不要辣椒,王殿阳吃的第一碗螺蛳粉就是这样“寡淡无味”,但减少了些许他对螺蛳粉的成见。

  慢慢地,没有酸笋、酸豆角的螺蛳粉,已经满足不了他身体中的馋虫。“有天,突然觉得螺蛳粉挺好吃的,几天不吃特别想念。”王殿阳说,“现在不仅吃酸笋、酸豆角,还要加卤蛋、鸭脚、猪脚等,感觉特别‘腐败’”。

  通过螺蛳粉,王殿阳打开了通往柳州的入口,毕业后不仅留在柳州工作,还找了个柳州妹成家。在螺蛳粉店遍布的大街小巷,王殿阳心里有自己的一份“好吃”地图,在柳州市第五中学旁的凤张螺蛳粉店,就是他的心头好之一。

  相比梁氏,凤张螺蛳粉店只有20年的历史,但无碍它成为柳州人眼里的“网红”。近年来,随着越来越多的美食类微信公众号的出现,每每盘点柳州最好吃的螺蛳粉店,都少不了凤张。

  和梁氏将酸笋、腐竹、木耳煮成汤锅不同,凤张则把白嫩的酸笋、金黄的腐竹、酥脆的花生米等各个小菜分开摆放,那漂着一层红油的螺蛳汤,也让食客们自己舀。

  凤张螺蛳粉店的工作人员在给客人打粉。

  说到为什么要开螺蛳粉店,老板表示:就是因为老板娘覃凤传喜欢吃!

  家乡是来宾市象州县的覃凤传,在上个世纪90年代来柳州务工之前,根本没听说过螺蛳粉。特别喜欢吃米粉的她,初尝螺蛳粉就爱到不行。

  1997年,她和丈夫在柳州市跃进路东一巷卖起螺蛳粉,店名取自她名字的“凤”和丈夫的姓“张”。“真不好吃,也没什么客人,我说实话。”对于一开始自家螺蛳粉的味道,覃凤传自己都嫌弃。

  螺蛳汤决定着一碗螺蛳粉的好坏,汤不好喝粉就难吃。为了熬出一碗让人满意的螺蛳汤,她和丈夫每天试、每天尝,经常询问客人的意见。

  慢慢地越来越有螺蛳粉的味道,客人也逐渐多起来。真正让覃凤传觉得这碗螺蛳粉做好了,是在开店十年后。“2006年,我家螺蛳粉味道挺好的了,味道至今都没有变过。”覃凤传表示,有时在公交车上都能听到“走,我们去凤张吃螺蛳粉”。

  每到放学时间,凤张俨然成为了柳州市第五中学的另一个食堂。穿着校服的学生在店里排起长龙,不停地朝取粉口张望,想快点用螺蛳粉填满学习后空虚的胃。

  “来这必须得吃鸭脚和猪蹄,满口的胶原蛋白。”一个穿校服的男生夹起鸭脚和身旁的同学说。

  “汤一定要用鲜活的螺蛳熬,酸笋一定得是土法制作的,鸭脚、猪脚等卤菜,也都要用当天宰杀的,绝不用冰冻的。”覃凤传表示,所有的原材料都是她亲自精挑细选,一定要给螺蛳粉“保鲜”。

  夜里12点或者凌晨,跃进路东一巷对面KTV上班的员工,都要来嗦上一碗粉。在外读书的学生,每次回家还没进家门就要先来吃粉,返校时还要打包几十个鸭脚、猪蹄,当特产带走。

  临近晚上12点,凤张螺蛳粉店的客人。

  临近晚上12点,到凤张螺蛳粉店的打包螺蛳粉的客人。

  在中国饮食文化的历史长河中,柳州螺蛳粉从诞生至今,不过三四十年,只能算一位“新人”。关于螺蛳粉起源,有不少传说在江湖中流传。但是谁创造了第一碗螺蛳粉,又是谁开了第一家螺蛳粉摊,没人能说清楚。

  无可置疑的是,螺蛳粉已渗透到柳州人的骨髓,成为柳州人胃部独特的记忆,无论走到哪都被它牵着魂儿。

  酸甜苦辣咸

  每个城市都有着自己的那一份味道

  每一种味道都有着一份温暖的记忆

  如果用一种味道形容你的家乡

  你会说……?

责任编辑:张岩

  原标题:为什么这种食物那么“臭”,还那么多人上瘾?看完你可能也想来一碗……

  “街边小桌配矮凳,螺蛳粉摊热腾腾;男女围坐来吃粉,汗流浃背喊爽神。”

 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有的味道,广西柳州无疑是那溢满全城的螺蛳粉味儿。嗦上一碗螺蛳粉,就能找到通往这座城市的入口。

  细白的米粉、嫩绿的青菜在滚烫的汤水里翻滚数十秒后,捞起入碗,酸笋、炸腐竹、木耳、黄花菜、花生米等一同加入,再舀一勺热辣鲜红的螺蛳汤……酸辣香浓牵着你的鼻,嗦一口粉,瞬间浸润你的唇齿舌喉,然后渗透血液,敲开每一个毛孔的大门,逼出细细密密的汗。

  如今,螺蛳粉正大踏步地“攻占”着各地食客的味蕾。互联网日均成交量超过60万包,数千家店面遍布全国,甚至还开到美国、加拿大、新加坡……

  但走红后的螺蛳粉,常常遭遇两种极端的对待。一是只闻到味道,就觉得“臭不可闻”,直接把螺蛳粉拉入“黑名单”;另一种,一吃就上瘾,三天不吃思念成疾。

  当爱上螺蛳粉的人们,在享受它的香辣酸爽时,一些人一边捂着鼻子一边问:螺蛳粉为什么如此“臭”?螺蛳粉里的螺蛳呢?

  臭还是香?

  26岁的东北人王殿阳,始终记得第一次和螺蛳粉的照面,可以用“落荒而逃”来形容。

  2011年9月,从数千公里外的吉林长春到柳州求学的王殿阳,出火车站的那一刻有点懵。潮湿、闷热的空气中,时不时有股特殊的气味飘过,难以形容但绝不是香。

  当走到学校食堂的螺蛳粉摊时,原来那股“忽明忽暗”气味正以数百倍的力量聚集在一起,不断地朝他的鼻子发起攻势。“酸笋、酸豆角等一系列食物混合在一起的味道,让我想到了臭脚丫子。”王殿阳回忆起与螺蛳粉的第一次相遇,有点狼狈。“还没敢尝,就一刻都不敢在食堂里待了,生生躲在宿舍吃了半个月的面条”。

  作为吃螺蛳粉长大的柳州年轻人时铭,从没有想过会有人觉得螺蛳粉是臭的,“超级香才对!”

 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鱼峰大转盘是柳州市的地标之一,时铭的妈妈就在这上班。因为小时候没人看管,时铭经常被妈妈带着一起上夜班,漫漫长夜,他经常哭得“昏天暗地”。直到有一天,时铭妈妈发现了可以制服他的绝招,就是下夜班后带他去巷口吃一碗螺蛳粉。

  巷子里简易的雨棚下,两张大长凳上一块木板,一个煤炉上架着一口螺蛳汤锅,八九家螺蛳粉摊就这样做起生意。他最爱的是“梁姨妈”家的螺蛳粉,因为这碗螺蛳粉,他开始期待和妈妈上夜班的日子。

  酸笋、炸腐竹、木耳煮在一锅里,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,酸笋鲜嫩厚实,原本香脆的腐竹变得入味软和,再加上用螺蛳、猪筒骨、各种香料熬制数小时的螺蛳汤,“出奇的好吃”。

  这一碗锁定时铭胃部记忆的螺蛳粉,正是坐落在柳州市谷埠路的梁氏老牌螺蛳粉店,“梁姨妈”则是老板梁秀荣。

  酸笋是招牌,螺蛳汤是灵魂!

  和柳州大多数螺蛳粉店一样,开了30年的梁氏老牌螺蛳粉店紧靠马路,没有停车位。最开始在时铭口中的巷子

  1987年,在谷埠街东一巷卖煮螺的梁秀荣,看着巷子里的同行用螺蛳汤煮粉,加上青菜、酸笋、腐竹、木耳等,就能卖4毛钱一碗,比煮螺贵两毛钱,还很多人吃。

  午饭时间,梁氏螺蛳粉店。

  于是,她也在两张长木凳上,架起一块木板,就开始卖起螺蛳粉。没有所谓的汤料秘方,米粉直接就着螺蛳汤煮,因为摊位空间小,酸笋、腐竹、木耳等配料凑成一锅。米粉煮熟后,加上配菜后,再舀上螺蛳汤,客人络绎不绝。

  随着城市的变迁,梁氏搬了四五次,担心老顾客找不到,从未搬离谷埠街附近。2000年,梁氏安定在谷埠路后,再也没搬过,原来在巷子里的螺蛳粉摊只剩下它这一家。

  冬日的中午,到梁氏吃粉的人,已从领粉口排到了门店外的人行道上,店里七八张四人桌,坐满了大口嗦粉的食客。墙上贴着价目表,螺蛳粉、各式卤菜、饮料等,都明码标价。

  煮粉间里,白细的米粉和空心菜在煮粉锅里翻滚;漂浮着豆腐泡的螺蛳汤锅热气腾腾,拿着勺子在锅里搅动一番,发出螺蛳和锅碰撞的“哗啦哗啦”声。酸笋、腐竹、木耳混成一锅的配菜,花生米、卤蛋、煎蛋、鸭脚、香肠,整齐地码放着。

  “多菜少粉”

  “这碗加鸭脚”

  “多要点酸笋”

  ……

  63岁的梁秀荣把锅里的米粉、青菜捞起,舀一勺酸笋、腐竹、木耳和花生米,最后淋上一勺螺蛳汤,约一分钟时间,一碗螺蛳粉搞定。想加辣椒油、酸豆角、酸萝卜、葱花的,可以在旁边的小桌自取。

  冒着热气的螺蛳粉端上桌,夹起米粉嗦进嘴里,浓郁的螺蛳味,渗透到每一根米粉中。再吃一口酸笋,发酵后特有的酸爽劲儿,让人欲罢不能。

  “30年了,只有这家我会经常来吃,别家就是‘一锤子买卖’,再也不想回头。”66岁的老刘说,吃一次就能辨认出,哪家汤是用螺蛳熬的、酸笋是传统方法腌制的,哪家的汤是用调味品勾兑的、酸笋是工业化生产的。

  从早上7点,开到次日凌晨两点,每天卖出数百碗粉,用几十斤螺蛳熬汤。如果说螺蛳汤让不同的店拥有不同灵魂,酸笋就是一碗螺蛳粉的招牌,没有酸笋称不上一碗完美的螺蛳粉。

  和螺蛳粉打了30年交道的梁秀荣,每天清晨六七点到店里,卖粉、熬汤、制作各种配菜。那么多年,熬了多少锅汤、煮了多少碗粉,根本说不清。如今,不用尝味道,只要看汤色就知道这锅汤咸了还是淡了。

  随着越来越多人做起了螺蛳粉的生意,酸豆角、酸萝卜等一些小菜,层出不穷。在梁秀荣看来,加了这些都不是最初螺蛳粉的味道,她坚持把小菜放在煮粉间外,让食客自己选择。

  已经63岁的梁秀荣,一个人管着店,请了六七个工人帮忙。“卖螺蛳粉很辛苦,年纪虽然大了,但是不做又舍不得,孩子也有自己的事业。”

  梁秀荣正在给客人打粉。

  几天不吃,特别想念!

  起初躲在宿舍吃了半个月面条的王殿阳,最后还是被螺蛳粉给“俘获”了。不要酸笋、不要酸豆角、不要辣椒,王殿阳吃的第一碗螺蛳粉就是这样“寡淡无味”,但减少了些许他对螺蛳粉的成见。

  慢慢地,没有酸笋、酸豆角的螺蛳粉,已经满足不了他身体中的馋虫。“有天,突然觉得螺蛳粉挺好吃的,几天不吃特别想念。”王殿阳说,“现在不仅吃酸笋、酸豆角,还要加卤蛋、鸭脚、猪脚等,感觉特别‘腐败’”。

  通过螺蛳粉,王殿阳打开了通往柳州的入口,毕业后不仅留在柳州工作,还找了个柳州妹成家。在螺蛳粉店遍布的大街小巷,王殿阳心里有自己的一份“好吃”地图,在柳州市第五中学旁的凤张螺蛳粉店,就是他的心头好之一。

  相比梁氏,凤张螺蛳粉店只有20年的历史,但无碍它成为柳州人眼里的“网红”。近年来,随着越来越多的美食类微信公众号的出现,每每盘点柳州最好吃的螺蛳粉店,都少不了凤张。

  和梁氏将酸笋、腐竹、木耳煮成汤锅不同,凤张则把白嫩的酸笋、金黄的腐竹、酥脆的花生米等各个小菜分开摆放,那漂着一层红油的螺蛳汤,也让食客们自己舀。

  凤张螺蛳粉店的工作人员在给客人打粉。

  说到为什么要开螺蛳粉店,老板表示:就是因为老板娘覃凤传喜欢吃!

  家乡是来宾市象州县的覃凤传,在上个世纪90年代来柳州务工之前,根本没听说过螺蛳粉。特别喜欢吃米粉的她,初尝螺蛳粉就爱到不行。

  1997年,她和丈夫在柳州市跃进路东一巷卖起螺蛳粉,店名取自她名字的“凤”和丈夫的姓“张”。“真不好吃,也没什么客人,我说实话。”对于一开始自家螺蛳粉的味道,覃凤传自己都嫌弃。

  螺蛳汤决定着一碗螺蛳粉的好坏,汤不好喝粉就难吃。为了熬出一碗让人满意的螺蛳汤,她和丈夫每天试、每天尝,经常询问客人的意见。

  慢慢地越来越有螺蛳粉的味道,客人也逐渐多起来。真正让覃凤传觉得这碗螺蛳粉做好了,是在开店十年后。“2006年,我家螺蛳粉味道挺好的了,味道至今都没有变过。”覃凤传表示,有时在公交车上都能听到“走,我们去凤张吃螺蛳粉”。

  每到放学时间,凤张俨然成为了柳州市第五中学的另一个食堂。穿着校服的学生在店里排起长龙,不停地朝取粉口张望,想快点用螺蛳粉填满学习后空虚的胃。

  “来这必须得吃鸭脚和猪蹄,满口的胶原蛋白。”一个穿校服的男生夹起鸭脚和身旁的同学说。

  “汤一定要用鲜活的螺蛳熬,酸笋一定得是土法制作的,鸭脚、猪脚等卤菜,也都要用当天宰杀的,绝不用冰冻的。”覃凤传表示,所有的原材料都是她亲自精挑细选,一定要给螺蛳粉“保鲜”。

  夜里12点或者凌晨,跃进路东一巷对面KTV上班的员工,都要来嗦上一碗粉。在外读书的学生,每次回家还没进家门就要先来吃粉,返校时还要打包几十个鸭脚、猪蹄,当特产带走。

  临近晚上12点,凤张螺蛳粉店的客人。

  临近晚上12点,到凤张螺蛳粉店的打包螺蛳粉的客人。

  在中国饮食文化的历史长河中,柳州螺蛳粉从诞生至今,不过三四十年,只能算一位“新人”。关于螺蛳粉起源,有不少传说在江湖中流传。但是谁创造了第一碗螺蛳粉,又是谁开了第一家螺蛳粉摊,没人能说清楚。

  无可置疑的是,螺蛳粉已渗透到柳州人的骨髓,成为柳州人胃部独特的记忆,无论走到哪都被它牵着魂儿。

  酸甜苦辣咸

  每个城市都有着自己的那一份味道

  每一种味道都有着一份温暖的记忆

  如果用一种味道形容你的家乡

  你会说……?

责任编辑:张岩

  原标题:为什么这种食物那么“臭”,还那么多人上瘾?看完你可能也想来一碗……

  “街边小桌配矮凳,螺蛳粉摊热腾腾;男女围坐来吃粉,汗流浃背喊爽神。”

 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有的味道,广西柳州无疑是那溢满全城的螺蛳粉味儿。嗦上一碗螺蛳粉,就能找到通往这座城市的入口。

  细白的米粉、嫩绿的青菜在滚烫的汤水里翻滚数十秒后,捞起入碗,酸笋、炸腐竹、木耳、黄花菜、花生米等一同加入,再舀一勺热辣鲜红的螺蛳汤……酸辣香浓牵着你的鼻,嗦一口粉,瞬间浸润你的唇齿舌喉,然后渗透血液,敲开每一个毛孔的大门,逼出细细密密的汗。

  如今,螺蛳粉正大踏步地“攻占”着各地食客的味蕾。互联网日均成交量超过60万包,数千家店面遍布全国,甚至还开到美国、加拿大、新加坡……

  但走红后的螺蛳粉,常常遭遇两种极端的对待。一是只闻到味道,就觉得“臭不可闻”,直接把螺蛳粉拉入“黑名单”;另一种,一吃就上瘾,三天不吃思念成疾。

  当爱上螺蛳粉的人们,在享受它的香辣酸爽时,一些人一边捂着鼻子一边问:螺蛳粉为什么如此“臭”?螺蛳粉里的螺蛳呢?

  臭还是香?

  26岁的东北人王殿阳,始终记得第一次和螺蛳粉的照面,可以用“落荒而逃”来形容。

  2011年9月,从数千公里外的吉林长春到柳州求学的王殿阳,出火车站的那一刻有点懵。潮湿、闷热的空气中,时不时有股特殊的气味飘过,难以形容但绝不是香。

  当走到学校食堂的螺蛳粉摊时,原来那股“忽明忽暗”气味正以数百倍的力量聚集在一起,不断地朝他的鼻子发起攻势。“酸笋、酸豆角等一系列食物混合在一起的味道,让我想到了臭脚丫子。”王殿阳回忆起与螺蛳粉的第一次相遇,有点狼狈。“还没敢尝,就一刻都不敢在食堂里待了,生生躲在宿舍吃了半个月的面条”。

  作为吃螺蛳粉长大的柳州年轻人时铭,从没有想过会有人觉得螺蛳粉是臭的,“超级香才对!”

 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鱼峰大转盘是柳州市的地标之一,时铭的妈妈就在这上班。因为小时候没人看管,时铭经常被妈妈带着一起上夜班,漫漫长夜,他经常哭得“昏天暗地”。直到有一天,时铭妈妈发现了可以制服他的绝招,就是下夜班后带他去巷口吃一碗螺蛳粉。

  巷子里简易的雨棚下,两张大长凳上一块木板,一个煤炉上架着一口螺蛳汤锅,八九家螺蛳粉摊就这样做起生意。他最爱的是“梁姨妈”家的螺蛳粉,因为这碗螺蛳粉,他开始期待和妈妈上夜班的日子。

  酸笋、炸腐竹、木耳煮在一锅里,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,酸笋鲜嫩厚实,原本香脆的腐竹变得入味软和,再加上用螺蛳、猪筒骨、各种香料熬制数小时的螺蛳汤,“出奇的好吃”。

  这一碗锁定时铭胃部记忆的螺蛳粉,正是坐落在柳州市谷埠路的梁氏老牌螺蛳粉店,“梁姨妈”则是老板梁秀荣。

  酸笋是招牌,螺蛳汤是灵魂!

  和柳州大多数螺蛳粉店一样,开了30年的梁氏老牌螺蛳粉店紧靠马路,没有停车位。最开始在时铭口中的巷子

  1987年,在谷埠街东一巷卖煮螺的梁秀荣,看着巷子里的同行用螺蛳汤煮粉,加上青菜、酸笋、腐竹、木耳等,就能卖4毛钱一碗,比煮螺贵两毛钱,还很多人吃。

  午饭时间,梁氏螺蛳粉店。

  于是,她也在两张长木凳上,架起一块木板,就开始卖起螺蛳粉。没有所谓的汤料秘方,米粉直接就着螺蛳汤煮,因为摊位空间小,酸笋、腐竹、木耳等配料凑成一锅。米粉煮熟后,加上配菜后,再舀上螺蛳汤,客人络绎不绝。

  随着城市的变迁,梁氏搬了四五次,担心老顾客找不到,从未搬离谷埠街附近。2000年,梁氏安定在谷埠路后,再也没搬过,原来在巷子里的螺蛳粉摊只剩下它这一家。

  冬日的中午,到梁氏吃粉的人,已从领粉口排到了门店外的人行道上,店里七八张四人桌,坐满了大口嗦粉的食客。墙上贴着价目表,螺蛳粉、各式卤菜、饮料等,都明码标价。

  煮粉间里,白细的米粉和空心菜在煮粉锅里翻滚;漂浮着豆腐泡的螺蛳汤锅热气腾腾,拿着勺子在锅里搅动一番,发出螺蛳和锅碰撞的“哗啦哗啦”声。酸笋、腐竹、木耳混成一锅的配菜,花生米、卤蛋、煎蛋、鸭脚、香肠,整齐地码放着。

  “多菜少粉”

  “这碗加鸭脚”

  “多要点酸笋”

  ……

  63岁的梁秀荣把锅里的米粉、青菜捞起,舀一勺酸笋、腐竹、木耳和花生米,最后淋上一勺螺蛳汤,约一分钟时间,一碗螺蛳粉搞定。想加辣椒油、酸豆角、酸萝卜、葱花的,可以在旁边的小桌自取。

  冒着热气的螺蛳粉端上桌,夹起米粉嗦进嘴里,浓郁的螺蛳味,渗透到每一根米粉中。再吃一口酸笋,发酵后特有的酸爽劲儿,让人欲罢不能。

  “30年了,只有这家我会经常来吃,别家就是‘一锤子买卖’,再也不想回头。”66岁的老刘说,吃一次就能辨认出,哪家汤是用螺蛳熬的、酸笋是传统方法腌制的,哪家的汤是用调味品勾兑的、酸笋是工业化生产的。

  从早上7点,开到次日凌晨两点,每天卖出数百碗粉,用几十斤螺蛳熬汤。如果说螺蛳汤让不同的店拥有不同灵魂,酸笋就是一碗螺蛳粉的招牌,没有酸笋称不上一碗完美的螺蛳粉。

  和螺蛳粉打了30年交道的梁秀荣,每天清晨六七点到店里,卖粉、熬汤、制作各种配菜。那么多年,熬了多少锅汤、煮了多少碗粉,根本说不清。如今,不用尝味道,只要看汤色就知道这锅汤咸了还是淡了。

  随着越来越多人做起了螺蛳粉的生意,酸豆角、酸萝卜等一些小菜,层出不穷。在梁秀荣看来,加了这些都不是最初螺蛳粉的味道,她坚持把小菜放在煮粉间外,让食客自己选择。

  已经63岁的梁秀荣,一个人管着店,请了六七个工人帮忙。“卖螺蛳粉很辛苦,年纪虽然大了,但是不做又舍不得,孩子也有自己的事业。”

  梁秀荣正在给客人打粉。

  几天不吃,特别想念!

  起初躲在宿舍吃了半个月面条的王殿阳,最后还是被螺蛳粉给“俘获”了。不要酸笋、不要酸豆角、不要辣椒,王殿阳吃的第一碗螺蛳粉就是这样“寡淡无味”,但减少了些许他对螺蛳粉的成见。

  慢慢地,没有酸笋、酸豆角的螺蛳粉,已经满足不了他身体中的馋虫。“有天,突然觉得螺蛳粉挺好吃的,几天不吃特别想念。”王殿阳说,“现在不仅吃酸笋、酸豆角,还要加卤蛋、鸭脚、猪脚等,感觉特别‘腐败’”。

  通过螺蛳粉,王殿阳打开了通往柳州的入口,毕业后不仅留在柳州工作,还找了个柳州妹成家。在螺蛳粉店遍布的大街小巷,王殿阳心里有自己的一份“好吃”地图,在柳州市第五中学旁的凤张螺蛳粉店,就是他的心头好之一。

  相比梁氏,凤张螺蛳粉店只有20年的历史,但无碍它成为柳州人眼里的“网红”。近年来,随着越来越多的美食类微信公众号的出现,每每盘点柳州最好吃的螺蛳粉店,都少不了凤张。

  和梁氏将酸笋、腐竹、木耳煮成汤锅不同,凤张则把白嫩的酸笋、金黄的腐竹、酥脆的花生米等各个小菜分开摆放,那漂着一层红油的螺蛳汤,也让食客们自己舀。

  凤张螺蛳粉店的工作人员在给客人打粉。

  说到为什么要开螺蛳粉店,老板表示:就是因为老板娘覃凤传喜欢吃!

  家乡是来宾市象州县的覃凤传,在上个世纪90年代来柳州务工之前,根本没听说过螺蛳粉。特别喜欢吃米粉的她,初尝螺蛳粉就爱到不行。

  1997年,她和丈夫在柳州市跃进路东一巷卖起螺蛳粉,店名取自她名字的“凤”和丈夫的姓“张”。“真不好吃,也没什么客人,我说实话。”对于一开始自家螺蛳粉的味道,覃凤传自己都嫌弃。

  螺蛳汤决定着一碗螺蛳粉的好坏,汤不好喝粉就难吃。为了熬出一碗让人满意的螺蛳汤,她和丈夫每天试、每天尝,经常询问客人的意见。

  慢慢地越来越有螺蛳粉的味道,客人也逐渐多起来。真正让覃凤传觉得这碗螺蛳粉做好了,是在开店十年后。“2006年,我家螺蛳粉味道挺好的了,味道至今都没有变过。”覃凤传表示,有时在公交车上都能听到“走,我们去凤张吃螺蛳粉”。

  每到放学时间,凤张俨然成为了柳州市第五中学的另一个食堂。穿着校服的学生在店里排起长龙,不停地朝取粉口张望,想快点用螺蛳粉填满学习后空虚的胃。

  “来这必须得吃鸭脚和猪蹄,满口的胶原蛋白。”一个穿校服的男生夹起鸭脚和身旁的同学说。

  “汤一定要用鲜活的螺蛳熬,酸笋一定得是土法制作的,鸭脚、猪脚等卤菜,也都要用当天宰杀的,绝不用冰冻的。”覃凤传表示,所有的原材料都是她亲自精挑细选,一定要给螺蛳粉“保鲜”。

  夜里12点或者凌晨,跃进路东一巷对面KTV上班的员工,都要来嗦上一碗粉。在外读书的学生,每次回家还没进家门就要先来吃粉,返校时还要打包几十个鸭脚、猪蹄,当特产带走。

  临近晚上12点,凤张螺蛳粉店的客人。

  临近晚上12点,到凤张螺蛳粉店的打包螺蛳粉的客人。

  在中国饮食文化的历史长河中,柳州螺蛳粉从诞生至今,不过三四十年,只能算一位“新人”。关于螺蛳粉起源,有不少传说在江湖中流传。但是谁创造了第一碗螺蛳粉,又是谁开了第一家螺蛳粉摊,没人能说清楚。

  无可置疑的是,螺蛳粉已渗透到柳州人的骨髓,成为柳州人胃部独特的记忆,无论走到哪都被它牵着魂儿。

  酸甜苦辣咸

  每个城市都有着自己的那一份味道

  每一种味道都有着一份温暖的记忆

  如果用一种味道形容你的家乡

  你会说……?

责任编辑:张岩

揭阳市种睫毛哪里好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